一九中文网 > 双世宠妃,误惹妖孽邪王 > 第981章 记忆苏醒02

第981章 记忆苏醒02

作者:葱不吃糖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一九中文网 www.19zw.com,最快更新双世宠妃,误惹妖孽邪王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981章 记忆苏醒02

    白洛只是用手将献祭盘按着,仍旧直直的盯着那个嘴唇沾染鲜血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,眼睛眨也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小女孩看到自己吃的鸡腿上有很多鲜血,吓得突然直哭。她身旁的中年男子见状,也顾不得比赛,急忙起身来到她面前,见她是掉牙了,笑道:“丫头,你这是要换乳牙了,不碍事的!别哭,别怕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看着那中年男子,圆圆的眼睛眨了眨,开口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一开口,门牙便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群中,玉绝尘站在前面,看着面前的一幕,想起了八年前白洛换牙的场景,甚至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白洛和白慕琛因为换牙的事情打架,白慕琛的牙被打掉了。

    两人便成了同时换牙。

    玉绝尘眸底一抹柔和的光闪过,见白洛一直盯着那小女孩看,他突然愣住,深邃的凤眸看着白洛,心里莫名慌乱。

    白洛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一般,一只手捂着腰间的献祭盘,紧盯着那个小女孩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来到那中年男子面前,仰头看着他,问道:“大叔,你方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皱眉,应道:“让这丫头不要哭了,怎么了,小姑娘,你认识这丫头吗?”

    白洛表情凝重的问道:“大叔,你说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嗯?她怎么了?”中年男子一脸不解,片刻后,突然反应过来,笑道:“我是说,她换乳牙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听到中年男子的话,脑子里突然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,一阵一阵抽痛。模糊不清的画面不停闪过,抓都抓不住,她的身子也是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腰间的献祭盘也不停地震动着。

    玉绝尘见转,转眼来到白洛身边,将她揽进怀中,回头对白慕琛道: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白慕琛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,急忙起身喊道:“我还没有比赛呢!”

    玉绝尘不理会白慕琛,将白洛横抱起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白慕琛紧追着他往前奔去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一脸不解的看着离开的三人,台上,司仪喊道:“你们若是走了,就取消参赛资格了额!”

    白洛此时脑袋像是要爆炸了一般难受的厉害,她双手抱着脑袋,一脸痛苦摇头。嘴唇也逐渐变得惨白,脸色难看至极。

    玉绝尘声音有些哽咽,焦急的安慰:“洛儿,不要想,什么事情都不要想。”

    白洛摇头,嘴里嘀念着,“乳牙,尘哥哥,乳牙,她掉乳牙了。”

    白洛也不知道自己在说给自己听还是在说给玉绝尘听。

    玉绝尘见白洛的模样,怕她难受,压低声音道:“洛儿今天是来陪我帮我未婚妻置办成婚用的东西,对不对?”

    白洛眉头拧紧点头应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洛儿觉得什么颜色的胭脂适合我未婚妻?”

    白洛头疼,不想回答玉绝尘的话。

    脑子里一直在重复方才小女孩吃鸡腿换乳牙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头好疼。尘哥哥,我的头好疼。尘哥哥!”

    玉绝尘喉结滚动,额头满是冷汗,很快到了客栈,进了雅间后,厉声命令:“来人!”

    暗卫闪现,玉绝尘嗜血的眸子看着他,“让齐苍立马给我滚过来!”

    暗卫脊背一僵,转眼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白慕琛很快追上来,他跟着进了房间,见白洛如此,吓得趴在床前盯着白洛,“洛儿,姐,你怎么了?”白洛的手一直在腰间放着,献祭盘又在抖动。

    玉绝尘和白慕琛都发现了。

    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在白洛的腰间,玉绝尘比白慕琛快一步抓住了白洛的手。

    只是小丫头的劲很大,紧紧地捂着不松手,玉绝尘怕伤到她,所以没有强行将她的手拿开。

    他看向白慕琛,问道:“洛儿平日里出现过这种情况吗?”

    白慕琛摇头,紧紧握着白洛另一只手,“从未出现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身上带着的东西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慕琛点头,“嗯,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东西?她什么时候戴在身上的?”

    白慕琛愣了片刻,抬头看着玉绝尘,见他眸底的担忧和对白洛的关心,又救了他们,他也莫名的对玉绝尘格外信任,所以犹豫了片刻,将献祭盘的事情还有他们没有记忆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玉绝尘。

    白洛还在痛苦挣扎,玉绝尘见小丫头难受的模样,攥紧拳头朝桌上落去。桌子瞬间四分五裂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白慕琛愣住,半晌没有反应过来,为什么他觉得玉绝尘比他还要紧张洛儿呢?

    玉绝尘猩红的双眼看着白洛,他压抑着自己随时可能暴怒的情绪,额间青筋暴起,见白洛如此痛苦,冷冷的低吼:“齐苍为何还没有过来!”

    话音落,雅间门被人推开。一个身材消瘦的男子提着药箱朝里面疾步走来。

    男子看了一眼玉绝尘笑道:“来了来了,难得你来碧海国能想起我。怎么回事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玉绝尘一把将面前的人提起,直接丢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齐苍,若是她出了什么事,我要碧海国所有人为她陪葬!”

    白慕琛听了玉绝尘的话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眼神似是在说:“兄弟,别吹!吹牛好像不要钱似的!”

    齐苍被玉绝尘的话惊住,急忙看向床上的少女,脊背一僵,急忙为她检查身体。

    他翻开她的眼皮,又为她把脉,检查了一番,一脸严肃的看了一眼玉绝尘。

    愣了片刻对他道:“尘,你先带着这小子出去!”

    玉绝尘见齐苍认真起来了,给了白慕琛一个眼神示意他出去。

    白慕琛不答应,“不行,我要在这里守着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玉绝尘懒得与白慕琛多说,转眼来到他面前,将他定住,提着他出了雅间。离开时提醒齐苍,“我只要她平安!”

    齐苍会意,微微点头,看着玉绝尘出去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低头看着白洛,最后视线落在白洛腰间。

    齐苍眸光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难道这丫头是楼兰国的人?见白洛表情痛苦,想到玉绝尘的话,齐苍来不及多想,急忙上前,手掌落在白洛腰部上空,缓缓移动,一团黑色的烟雾缓缓从白洛腰间往他手心里窜。

    齐苍眉头微拧,眸光一亮,再次看了一眼白洛。

    这丫头竟然真的是楼兰国的人!

    此时白洛惨白的脸逐渐恢复了血色,脑子也没有方才那般抽疼,表情也变得从容了许多,她额头上满是冷汗,安静的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洛做了一个梦,梦里,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,

    她骑在他背上让他做马儿。

    他公务繁忙,她无聊,便缠着他陪她玩,他放下所有事情抱着她一起做纸鸢。

    她说她喜欢看烟花,每年生辰,他都为她放了烟花,烟花将整座城都照亮。

    下雨的时候,她随口说了一句想看星星,他便亲手做了数百只孔明灯,抱着她坐在亭子里,亲手将它们放出去。

    冬天,被窝冷,他先躺在床上,用自己的体温将床温暖,再让她躺上去……

    他是玉绝尘!她的尘哥哥!

    梦里的白洛看到前面站着的男人,她嘴角勾着笑,他长得比以前更好看了。

    小声叫了句:“尘哥哥”

    男人眸光瞬间变得柔和,一步一步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白洛纵身一跃往他怀里扑了过去,只是明明已经到了他面前,他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床上的白洛眼角温热的泪水划过,她突然猛地坐起身,大声喊道:“尘哥哥!”

    门外,玉绝尘听到白洛的声音,一脚踹开房门转眼来到床前。